胥故

Drop everything now♪

©胥故
Powered by LOFTER
 

置顶

搞个置顶玩儿玩儿

叫我阿泱会很高兴/////
嘉金热恋❤
素食派,杂食,墙头很多。好相处,喜欢看别人聊天。

是个肤浅的人T T下面是搞来玩儿的质问箱,欢迎找我聊天> <

质问箱

 

【嘉金】普通同居日记

*算恋爱日记的后续,单独看也没有问题

*IT精英嘉X牙医金,非专业人士,有bug请见谅> <

*年下,成年人模式,性格弱化注意


1.

嘉德罗斯下班回家时感到不同寻常:他看见金蹲在家门口画圈圈,好似一个街头流浪的神经病。金大概又犯病了。嘉德罗斯分析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他应该踹开金直接进门。

嘉德罗斯抬腿前一秒不幸被金发现。金原本蹲在门口措辞,余光瞟到两条熟悉裤腿,伸手比抬头动作还快。嘉德罗斯后退的速度也很快,金没捞着想捞的裤腿,但不影响他眼含春水深情款款问嘉德罗斯:你有梦想吗?

嘉德罗斯再后退一步:你终于疯了。...

 

人命轻贱,感情也浅薄,一块糖果便换到小男孩的明亮双眼。嘉德罗斯后知后觉,这桩便宜买卖将他谋杀。某个日出金躺在他身边,沉睡身躯里涌动鲜活血液,扑通扑通,嘉德罗斯听见一声:喜欢你。此后金凶相毕露,嘉德罗斯看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就笑;看着他的背影,他的背影也笑。金那么吵。他张嘴时喋喋不休,说喜欢你;闭嘴时眉眼弯弯,还在说喜欢你。

金踮起脚吻他,嘴里藏一颗糖。他于是意识到爱,温柔浩大、来势汹汹,如同一场蓄谋已久的死亡。


*

越写越自闭 搞个片段调剂下T T

 

【そらりぶ】喝酒时也不谈论爱情

大家好两年多了我又滚回来写唱见了

*架空AU 突发短打 十年好友变情人(。)

*勿升三 非常感谢


十年前そらる第一次见到りぶ,后者也是这样酩酊大醉的乱糟糟模样:头发松散,领口袖口胡乱扯开。寻常人买醉,往往暴露三分狼狈,幸而りぶ虽然衣冠不整,好歹还有挺直脊背挽回些许学生气。そらる敲敲他的桌面,叫一双很水亮的眼睛望过来,笑容和声音同样惊喜:是そらるさん啊。

你认识我?

当然认识。りぶ咧嘴笑,眼睛弯弯盈着一星半点酒醉的痴态:そらるさん还是很有名的。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

我过来是因为,そらる停顿一下,你朋友走了,但他没有付钱。...


 

温柔童话和不浪漫乌托邦

Repo to 《我愿你》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了我收到了我好开心

外观好美貌 细腻珠光和胭脂色 烫金字体暗戳戳的骚(???)不敢用力翻 先让我擦干眼泪

照片拍的一点都不好看!!!!!!!!对不起!!!!!!!!!!


其实第一次看短老师的作品是瑞金那篇你的败便是爱,但是短老师好像删掉了555 接着把致死 何必想和一年夏都看了 然后就 过了一年吧(……)突然磕起了雷卡 又看到短老师 觉得文风好眼熟噢 再到主页一看 咦 这不是那位……!!这就是缘分吧(要点脸...

 

【嘉金】往生不渡

*冥河摆渡人嘉金,有私设,中不中西不西大杂烩(

*“”内为嘉德罗斯的梦境

*7k+小甜饼


“他曾长眠于黑暗中,如同婴孩沉睡在子宫,无所谓岁月更迭。直到某一刻黑暗外传来声响,有扑簌震颤使他的世界动摇。

小玫瑰。你该起来了。

他尚且不辩语言,但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于是挣脱了粘稠外壳,离开柔软的黑甜乡。他被呼唤,这是本能。

他受神明赐福感知到整个世界。身处和风丽日,神明在亘古不变的盎然春意里笑。有传说言:芸芸众生未开智时,万物目睹神明而使慧根萌发。

小玫瑰。你要叫嘉德罗斯。

金发蓝眼的神明为他的第一朵花赐名。”


冥河是下...

 

【嘉金】普通恋爱日记

*IT精英嘉X牙医金,非专业人士,有bug请见谅> <

*年下,成年人模式,性格弱化注意。

*推一个超甜的BGM:脸红的思春期-some



1.

老姐啊,你男神被人泡走了。埃米捧着杯冰美式,悄咪咪凑到艾比耳边汇报情况。他跟金都在口腔内科,受自家姐姐的威逼利诱,一天三回地泄露金的第一手消息。

怎么可能!事关心上人,艾比一秒钟就炸了。她环顾四周,把音量放小一些:你小子不要骗我。

是真的。金自己跟我说的,就是上次他负责的那个脾气特——别臭的金发IT男。他们俩居然要一起逛超市。

不是吧……艾比捂住嘴,发出很夸张的泣音。我都没和金一起逛过超市。

你...

 

【嘉金】收藏癖

*万字小甜饼


嘉德罗斯今天第十七次生气,理由是金要在小阁楼种一棵麻楝,所以把屋顶拆了一个洞。嘉德罗斯发现金的罪行时他撅着小屁股揭瓦揭得正开心,看见嘉德罗斯还招呼他让他帮忙拎下装瓦片的蛇皮袋。

你给我滚下来……不。嘉德罗斯深吸一口气,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给金下通牒:现在立刻马上把这个破洞填上。

不要嘛。金扑闪着他那双大眼睛——把嘉德罗斯恶心坏了——说这种树怕冷怕干又喜阳,这么种才能长得好呀!

我不管。嘉德罗斯坚决不配合。这屋子是我的,我不允许有人弄坏它——我不住破屋子。

那……那我跟你换一间!金为难两秒,灵光一闪又兴致勃勃起来:我住这里,你想住哪里都行。

我有跟你说是房间...